媒体中心

行业新闻

世界AI人才储备战:少儿编程影响几何?


    在人工智能的发展过程中,人才储备无疑是重要的一环。人工智能应是一种可以深埋于任何产业中的底层技术,与医疗结合可以提升影像资料的检阅效率,与工业结合可以提升分拣速度……在未来,或许每家企业都会配备一个AI部,正如目前每家公司都配备IT部一样。


    AI和每一项科技主导的产业都一样,发展的关键在于人才的密度与高度。有报道称,目前全球AI人才存量仅仅30万,而市场需求却在百万起步。人才争夺已经成为了各个国家AI战略布局的关键,如今中国和美国作为世界级AI的两大巨头,两者各有优势,中国拥有更庞大的数据流量,美国拥有更强大的研发实力。相较之下,人才储备几乎成为了双方最大的差距。


111111111.png

(图片及数据来自《2017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白皮书》by腾讯研究院)


    把美国称为全球AI人才储备最完善的国家一点都不夸张,除了图中所示的高校数量优势,美国有14所学校挤进世界人工智能领域学术能力20强,且包揽前八名。2006年至今,在人工智能领域顶级会议发表超过30篇论文的204位学者中,有60%来自美国。


    为了弥补短板,中国采取了多端齐发的人工智能人才战略,一方面提供优越的政策薪资引进和留住人才,另一方面在教育中培养未来人才。


    中国已经下发了《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》,并给出了不同建设阶段的具体的时间表。但和美国相比,中国AI人才储备更弱的一环其实在少儿教育方面。


    AI预备军从孩子抓起,中国为什么抓不起?


    去年,国务院在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提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、逐步推广编程教育,但即便如此,从中小学建立AI预备军的想法实施起来依然困难重重。


2222222222.png


    和更擅长于学科教育的中国不同,欧美国家通常实行STEAM教育,比如少儿编程、机器人编程这类重实操和思维方式培养的领域。像比尔盖茨、乔布斯都从小就接受过编程教育,当时他们使用过的语言可能早就退出历史舞台了,但人们认为他们如今的成就,和自小接触编程培养起的工程思维不无关系。


    就拿少儿编程来说,一方面中国缺乏师资,少儿编程需要跨学科知识,既懂得教育学又懂得计算机科学。如今我国IT开发人才基本都集中于互联网和科技企业中,而这些人又对教育一无所知。最终导致编程教育缺乏可靠的师资,甚至整体行业以销售和加盟为导向。


    另一方面大多数家长也不理解少儿编程。在一二线城市之外,可能很多家长对于编程所知甚少,更别提了解可视化编程、硬件组装、树莓派等等之间的区别,只能依赖于可能并不专业的少儿编程教师。


333333333333.png


    最终的结果,就是中国在培育人工智能人才时缺乏基础,学生进入高校时并不具备编程、机器人等等方面的基础知识,接触相关高等教育的门槛更高,效率却更低。加上人工智能有和各个产业底层深度融合的特性,未来在医疗、工业、金融等等方面会需要越来越多的跨学科人才。无法从小培养起工程思维,也会让人才在进行多领域学习时遇到困难。


    先鉴者的踪迹:我们能从美国的AI人才培养中学到什么?


    想要改变这一现状,或许我们可以把目光看向人才储备最成熟的美国,从中找到以下两个解决方案。


    第一种是快速推行行业标准。


    在美国,少儿STEAM教育和计算机教育正在快速接近标准化,比如美国成立了CSTA,全称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s Association,即计算机科学教师协会。成员中不光有教师,还有大学教师、工业界和政府成员。


    CSTA所做的就是发布K12计算机科学标准,并要求不管是各州学校还是商业化培训机构,都要根据标准制定课程。以免出现市场混乱,学生无从选择的情况出现。


    另外CSTA在企业界招揽了大量合作伙伴,如谷歌、微软、甲骨文等等高科技企业。这些企业和机构承担了举办行业会议、培养计算机科学教育教师等等方面的工作,用自己的先进经验提升行业整体的教学水平,保证传授给孩子的知识不是脱离实际应用的空想。


    多方角色的加入让少儿编程和其他少儿计算机教育一起迅速标准化,减少了教学内容鱼目混珠、教师资源无法可持续发展等等的可能性,推使少儿编程走向一种更为健康的产业化状态。


    第二种是打造适用于少儿的编程教育产品。


    在教育行业中,能否打造出一款合适的教育产品,有时甚至会影响一代人的教育成果。尤其是编程这种枯燥的理工学科,把成人适用的教学方式照搬给少儿,丝毫起不到结果。


    如今中国很多少儿编程教育更是落入了一种怪圈,自从文件颁布之后,各种信息竞赛也被列入了中高考加分项目。很多培训机构以应试加分为唯一目的,根本起不到所谓的思维模式培养、逻辑能力培养等等作用。


    最近几年开始流行的游戏化编程、图形化编程反而更接近培养“AI预备军”的初衷。游戏化编程起源于美国的CodeCombat,通常做法是把编程教育可视化,设置出背景故事和一个个关卡,让少儿在游戏的过程汇中感知编程教育,养成编程逻辑思维。虽然中美少儿教育基础不同,但面对游戏中奖惩系统,同样会受到吸引,让少儿更容易接受编程这一看似枯燥的学科。


1524277357816080065.png


    国内比较流行的编程猫、Scratch也应用了类似的逻辑,最近网易教育还着手引进CodeCombat,将其命名为极客战记,今日将在中国区上线。或许当市场活跃度提稿,这种教育模式会进入更多的少儿群体。


    当然,面对中国在人工智能人才储备的落后,仅仅引进一款海外编程教育产品是完全不够的。但提升各个年龄段的科学教育补充、快速建立起行业内标准一定是人工智能人才培养的必备基础。中国的人工智能人才现状,其实和我们一直崇尚学科理论、崇尚应试教育却忽略了工程化教育基础有关。如今的中国,正在一步步的赶上那些曾经落下的路程。


    没有一座楼阁能凭空而立,AI从娃娃抓起虽然看似是一句玩笑话,实际蕴含的却是人工智能人才培养的另一种可能,越早开放出知识的传输和获取,就能越早让知识在一代人中得出成果。


文章来源:硅谷网

上一篇:教育机器人成家庭“新宠”

下一篇:人工智能发展关键在“人”